i
文笔渣关注请慎重/微博ID:黄芥味三明治

*医生病人梗 可能会有些黄暴 但没有刀片

*扭曲了一下剧情 根妹的时间线从301开始 Shaw则是新角色

*简单的英文对话 大多数在301中出现过 因为写了几次中文对话都觉得怪怪的

- - - - - - - - - - - - - - - - - - 

精神病院总是给人一种压抑的气氛。

在这里有形形色色的人,他们或癫狂,或呆滞,似乎游走在另一个维度的世界。

Root站在电话机前。

"Can.You.Hear.Me."

"Absolutely."

她的世界被信仰中的上帝填满,而她依旧乐在其中。

按医院的安排,今天是Root的第一天疗程。两个警卫带着她走进了医生的办公室。

"Hello,Robin.This is doctor Shaw.You may sit down."眼前的女人微微一笑,稍稍歪了头看着Root,示意Root坐在办公桌对面的椅子上。

Root饶有兴致地看着Shaw,慢悠悠地坐下。

"Look,some of the patients have complained about you talking late into the night.And since cellphones are strictly forbidden and you have no roommates,tell me Robin,are you talking to yourself?"

Shaw用她特有的低沉嗓音询问,似乎几近让人感觉到温柔。

"You wouldn't understand."
"Try me."

Root站起来,双手按在办公桌台面上,俯下身把脸凑近了Shaw。

她细细地打量着Shaw的五官,Shaw那双眉,恰到好处的鼻尖,以及微张的唇。

Shaw穿着白衬衫,往下,她看到Shaw分明的锁骨,和胸前纽扣处因太丰满而拉开的缝隙间那诱人的肉色。

她忍不住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她想把Shaw捆绑在椅子上。她想看Shaw挣扎的样子,正如她同样渴望听到Shaw喉咙发出的低沉的呻吟。

她想要将手指游走在Shaw细腻的肌肤之间。她想用舌头轻轻地舔Shaw的锁骨,以及填满她双峰之间的缝隙。

该死的欲望。她只觉得自己脸在发热,脑子里的一切欲望都幻化成欲火在熊熊地燃烧,而这是她从未感受过的炽热。

"Well...You see,I have a direct line to a higher power.It speaks to me."

"So what does it tell you to do?"

"It wants me to stay here,to work through some issues."

"And what issues would those be?"

"How I go about things."

Root在用力抑制想要用唇感受Shaw皮肤温度的冲动。她从来不相信人类,可是眼前的这个女人,Shaw,她在倾听她的话。而且她没有反对自己。

这大概是第一次,Root感觉到了被接受。

"Let's continue talking tomorrow,shall we?"Shaw温和一笑。

"See you soon,sweetie."Root挑了挑眉,起身。

待Root离开后,Shaw抬头看着摄像头。

"I did what you asked me to do.Mission accomplished.So what's next?"

Shaw手机震动,她按下接听。

"Keep.Talking.To.Her."

"And when can I get to shoot someone?"

"When.Necessary."

"Fine."



第二天,Root穿上白色背心。走进办公室转身关门时,Shaw看到她背部光滑细腻的皮肤还有突出的蝴蝶骨,忍不住舔了舔唇。继而她近似自嘲地低头笑笑。想什么呢。

她自称二轴,实际上她不过是比常人更难感受到深刻的情感。她能抑制住欲望,抑制住悲伤,抑制住快乐,只需要将情感发泄到食物或者刺激类活动比如开枪上就足够了。

最重要的是,她不需要外人对她的情感作出回应。或许她的生命中根本就不需要出现另一个人。

就算眼前这个精神病人笑得再动人,她散发出的荷尔蒙有多诱人,Shaw觉得自己都不会作出进一步举动。两个精神病人的相处,大概会水深火热吧…

而现在的Shaw被赋予的新身份是心理医生,她只能靠着当初大学时略学过一二的心理学知识,以及TM提供的如何进行与精神病人的对话资料来进行对Root的治疗。


进门后的Root径直走向窗边的沙发,坐下,抱腿,把头放在双膝上眼睛注视着Shaw。她大概也不会想到自己能这样柔情地看一个人。

Shaw今天依旧是白衬衣,只是前两个扣子没扣。她走到沙发处,坐在Root旁边。Root抱着腿挪动着方向,接着正对着Shaw。

"You seem happy today,Robin."Shaw偏着头尝试打开话题。

"Call me Root."

"What?"

"You can call me Root,doctor."

Shaw不可避免的发现当Root说出'root'这个单词时嘴唇有多么的性感。以至于她再次忍不住咬唇。

"Hello,Root."Shaw重复了一遍她的名字。

"I love it when you say my name."Root带着宠溺的微笑,视线挪向Shaw的唇。

"Root."Shaw带着调戏地再次重复着Root的名字。

再也抑制不住了,Root挺直了身子往Shaw靠。她左手撑在沙发垫上,右手搭在Shaw沙发对上的墙。她越靠越近,近得可以感受到Shaw的呼吸。

她盯着Shaw的眼睛,乞求回应。

或许是那双眼睛有魔力,又或是Root的背心因为她的向下倾而露出了她没有穿内衣的上身肌肤。Root锁骨对下那双虽然不丰满却好看的胸。Root细腻的皮肤。以及最要命的,她直勾勾的、带着万种情感的眼神。

Shaw起身将Root扑倒,双手撑在Root的脸颊两旁,两条腿用膝盖撑在Root的双腿之间。

突如其来的回应让Root有些措不及防。她似乎没有想到过会得手。刚才不过是抑制不住的冲动。

"You should know that I don't do relationships,and I am a doctor."

"And I am not a psychopath,"Root伸出手指抚摸着Shaw的头发,"look,if you don't want to..."

"This is just a one time thing."

"What?"

"Touch me."

Root快速地脱掉背心,忙手忙脚地解开Shaw衬衫上的纽扣。Shaw等不及,一扯扯破了衬衫,扔到地上。

Root起身,双唇和Shaw的肌肤接触。从鼻尖,到唇。她慌乱却又渴求地与Shaw舌头互相纠缠着。她听到了Shaw轻轻发出的"唔"的声音,每次音量似乎要变大时,Shaw都会深吸一口气压低声音。

倔强的她。

舌头离开Shaw的唇后,Shaw猛地把Root压在身下。她亲吻着Root的右脸颊,慢慢移动到她的右耳。她忍不住用牙齿咬住耳垂。

"Ah.."Root因为疼痛发出了声音,但这样的挑逗让她莫名地激动。

Shaw亲吻着Root的颈部,伴随着Root的呼吸声,Shaw将手伸向Root的裤子内。

她感受到了那片湿润。

Shaw迅速吻上了Root的唇,几乎是同一瞬间,她将手指伸入禁区。而Root的喘气声似乎让她更加激动,动作节奏加快。

Root喘息的声音越来越大声。

"Shaw..."

Shaw停下了动作,有一瞬间居然有担心着是不是自己把Root弄疼了。即使她眼神虽带着迷离却依旧诱人。

"Enough already?"Shaw带着坏笑看着Root通红的脸。

Root用手抱住Shaw的脖子迫使她的唇再次与自己接触。

"Never."


评论(16)
热度(105)
  1. Aurapporo黄芥味三明治 转载了此文字
  2. 赵子坷2012黄芥味三明治 转载了此文字
  3. JFM黄芥味三明治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