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文笔渣关注请慎重/微博ID:黄芥味三明治

这一章转折好棒!!!

李格浪:

【5】


 


Samantha被警察带走的时候,她没对Shaw说一句话。这让Shaw觉得Samantha看向她的那个画面是一张沉默的照片。


 


在定格前的十分钟,Mr.Finch开车来到加油站,他一瘸一拐地从驾驶座上下来给车子加油,汽油味弥漫开来。


Shaw走来跟他打了声招呼。Mr.Finch有些不安地回了一句下午好,然后便沉默地看着油箱上的指示表。


油还没加满,Mr.Finch便把加油管从插口那儿拔了下来。


“嘿,”Shaw看了看他:“你还没加满。”


“Ms.Shaw,”Mr.Finch从口袋里掏出手绢擦了擦汗又放了回去:“我想,我有点事情得跟你说……这事情,事关重大……”


“虽然你对我不赖,但老板,你说话拐弯抹角的时候,真挺让我受不了的。”Shaw眯起眼看了看指示表上的数字,想再打趣几句。


他们的对话被一辆黑色轿车的到来打断了,车上下来两个看上去很陌生的人,从驾驶座上出来的是一个棕色鬈发身材臃肿的白人男性,而副驾上走出来的是一个穿衬衫的黑人女性,他们脖子上都挂着警徽。


“条子?”Shaw觉得事情不太对劲。


那个女人向他们走过来,对Mr.Finch说:“Mr.Finch,您能过来帮个忙么?”


Shaw看见Mr.Finch微微地蹙眉,他轻轻拍了拍Shaw的肩膀说请稍等一下,接着便和那一男一女进了便利店。


 


两分钟后,Samantha是第一个从便利店走出来的,后面跟着那两个陌生人,Mr.Finch瘸着腿走在最后。 


Samantha纤细的手腕上有一副手铐,在阳光下反着刺眼的光。她朝Shaw望了过来,仿佛这一望是她故意的,她似乎早就知道她们在这一刹那相望的时候,Shaw会钉在地上一动不动。


Shaw真的动弹不得,她站在三米开外的一个加油箱旁边,盯着Samantha,以为Samantha会说点什么,但Samantha一句话都没说。相视的时间并不是特别久,也许在那两个警察看来那不过是一瞥。


他们领着Samantha转身走向了他们的车子。而Mr.Finch站在便利店的门口,再次掏出手帕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Shaw和Mr.Finch是一起看着那辆车子开向小镇去的,他们还看见,柏油公路上升腾起水波般的热气。


这事情偏偏发生在初夏的午后,一个昏昏欲睡的时刻,它咣啷啷地敲着Shaw的脑袋,让她的脑袋嗡嗡地响。


Shaw想起来她这周曾见过那个鬈发的男人两次,一次他来这儿加油,去便利店买了些啤酒,还有一次是在镇上的酒馆,他独坐一处看报纸,而Samantha和Shaw就坐在距他不远的地方。


Shaw惊觉自己后背上的汗浸湿了自己的背心,不知道哪里冒出来一阵热风,吹得她脊梁骨都绷直了。


加油站周遭隐隐有种干燥的汽油味,仿佛随时有可能爆炸一般。她转过头来望向了依然站在便利店门口的Mr.Finch,她的老板便向她走过来,好像那条不太灵便的腿正拖着一大袋子沉沉的解释。


Shaw有些口干舌燥,连“告诉我这他妈是怎么回事”这句话都被卡在了喉咙里说不出来。


她只是听见Mr.Finch在走过来之后说:“我没想到Samantha真的是那个他们正在找的人。” 


 


【6】


 


“你已经知道了,我是Carter警探,Ms.Samantha Groves。”黑人女警探翻开卷宗,看了看桌子对面的Samantha,又看了看审讯室那面巨大的反光玻璃窗:“我敢打赌这是这镇上的警长第一次听到你的真名。”


有只苍蝇在她们进门时跟着溜进来了,正围着审讯室嗡嗡营营地乱飞乱撞,差点就撞破这间老旧小室的一块墙皮。屋子里很阴凉,这是因为它很少有人进来。它好比一个废弃古堡的废弃地牢,小镇警局这间隔离审讯室里,除了打杂的菜鸟警察在早上时过来马马虎虎打扫一番,仿佛已经有八百年之久,没有来过一个接受审讯的正经嫌犯或审讯疑犯的正经警察。毕竟,对于一个人口有限的小镇来说,治安的维护往往倚靠人际道德,那是一张无形的网,有时,这无形的巨网比法律和电椅更有效,更威慑。


吊灯的白炽灯管发出难以察觉的滋滋声,Samantha很友善地回望了一眼背后那扇大窗,虽说只是看见了自己的影子,但她知道小镇的女警长Rousseau和这位警探的男搭档都在窗子后的监视室里听着。


“这不能怪镇上的警官,”Samantha耸了下肩:“严格来说我没居住在镇里,而且,被人忽视是很正常的。”


Carter挑挑眉毛笑了:“不过你做的事似乎没办法让我忽视你。”


Samantha的眼神在桌上的卷宗那里停留了一会儿,缓缓地将背靠在了椅背上。那样子就像是在说,洗耳恭听。


于是Carter继续说了下去。


“我们从你之前居住的那个州,沿着你走过的这条公路开车过来。四年前,我们都以为你死了,直到一年多以前我们通过另一个案件知道你还活着,而且还是一个杀人犯,然而接着你又消失了。你让我们找了很久,我们以为你偷渡去了墨西哥,可是墨西哥那边却没有你的消息。让我惊讶的是,我们找到你的那一刻,你好像根本没有想要逃。”Carter抖了抖证据袋,那里装着一把枪:“一年前你就把你用来杀人的,这把原本属于你丈夫的枪扔在了那个废弃游乐园的一个垃圾桶里,它曾经可是你唯一的武器。”


接下来Carter所讲的事,包含了这把使用9mm子弹的紧凑型USP手枪、公路、弃置荒郊的轿车、四个或腐烂或烧焦的男性尸体、Samantha的丈夫、一个不完整的指纹和一幢被烧毁的房子。


在Samantha耳朵里,那些连贯的言语链条都被莫名其妙地打破,大部分融解于空气之中,只剩下这些碎片,这些关键的短语。


Samantha看着Cater的嘴巴一张一合,白炽灯滋滋作响的声音似乎越来越大,那只闯入进来的蝇开始无望地向审讯室门上的小窗不断飞撞,发出另一频率的滋响。她有些恍惚和空白,虽然知道Carter讲的事情关乎她那些罪孽堕落的历史,那些噩梦般的长日长夜,但她却没有一点点的慌张。


好像她正坐在很久之前的教室里,讲台上的老师讲着很重要的事情,她却把魂灵抹空,只剩下一个呆滞的身体。


Samantha时不时地在那些关键词出现的时候点点头。可那不代表承认,也不代表悔过,仿佛她只是在听一件与己无关的事情,她点头只是表示自己在听而已。


然而她其实没在听。


在那一刻她没有惦记上帝或恶魔,也没有为过去追悔或为自己反驳的意念,就连想要重新咒骂命运的心思都没有。


她只是忽然想起Shaw来,她想起和Shaw一起坐在日头下共同发呆的感觉。


而现在发呆的只是她独自一个。


她独自一个,看着那些短语重重地坠在地板上。她忽而有些耳鸣起来,好像有人在她耳边敲响了一口巨大的钟。


 


“Ms.Groves,你在听我说话吗?”


Carter的手正指着卷宗上一张照片,照片上是一幢被烧毁的房子。


Samantha缓过神,她漠然地说:“嗯,我在那里杀了我的丈夫。”


“这是你原来的家,我说的对吗?”


“你可以这么说,只不过我从没这么想过。”


因为那个房子所给过她的快乐,除了那些和女儿独处的时光,就是它被烧毁的那一刻。


 


终于,是时候说说Samantha那些梦了。




                                                  


下一章让我们去看看一个连环杀手的养成之路。

评论
热度(124)
  1. No.20160418李格浪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hoot Archive
  2. 赵子坷2012黄芥味三明治 转载了此文字
  3. 木可李格浪 转载了此文字
  4. 黄芥味三明治李格浪 转载了此文字
    这一章转折好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