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文笔渣关注请慎重/微博ID:黄芥味三明治

*一看大概都能看出是鬼语者AU了吧(。)





篝火把Samantha的脸照得通红。
火苗蹭蹭蹭地往上窜,风向突然改变,黑烟扑向她的脸让她猝不及防地咳嗽。她向眼前那片常人眼里的虚无挥挥手。
“你走吧,别回头。”
那片虚无幻化成一道光,光辉喷涌而出地明亮,向上,向上,直到触碰到黑夜尽头。
然后突然一切亮光都消失,就连篝火也突然熄灭。周围又恢复了安静。
又送走了一个。

大概是在有记忆的时候起,Samantha Groves就发现自己能看到别人看不见的东西。奶奶告诉她,那些在常人无法用肉眼看到,而她能看到并一起交谈的,都是在人世间仍有未竟之事的鬼魂。
这个世界上能看到鬼魂的人不多,能帮助他们超度的人更不多。所以总有一些迷失了自己的鬼魂会在冥冥中找来。
这样的人,叫鬼语者。
奶奶说,若是到你有能力的时候,亲爱的Samantha,一定会有许多无助的鬼魂向你求助。那时候的你,要好好帮助他们,因为只有你能做他们与现实世界沟通的桥梁。
而每一次完成了对鬼魂的超度,就必定要亲手燃起篝火,以作他们通往另一个世界的指明灯。

长大以后Samantha在山林湖边租了一间小木屋。在山林旁既是方便升起篝火,也是方便自己能独处。自己总是因为和鬼魂交谈,而被误认为自言自语,脑子出了毛病。渐渐地她总是被每一个新圈子疏远,帮助鬼魂也成为了她唯一的乐趣。或许说,夜深人静孤单的时候,也就只有他们会陪着Samantha了。
当然,她自己也觉得这样的想法挺可悲。

今天的天气是出奇地炎热,太阳把地面烘烤得发烫。Samantha脱下衣服往湖里一跳,清凉的湖水令她不再因炎热而烦躁。
来回游了几圈,Samantha这才发现岸上有一个穿着白色纱裙的女人,左右张望似乎在找些什么。那个女人长得标致,凹凸有致的身材在纱裙下隐约可见。
女人终于看到了湖中的Samantha。她们四目相对,女人惨白的脸色让Samantha醒觉,她是鬼魂。
而且,她是那样迷人的鬼魂。
Samantha快速地游到岸边,湖水清澈,泛着波光,女人将她的裸体看得一清二楚。很快Samantha就上了岸,将她那一袭碎花长裙穿上。尽管女人一直盯着她令她多少有些害臊。

“你好,我叫Samantha Groves,有什么可以帮到你吗?”一贯的开场白。

通常遇到鬼魂有两种情况,魂灵一般是不由自主地被吸引到附近的鬼语者旁。他们有些清楚地知道自己已经死亡,但大部分都已丢失了遇难那一刻的记忆。更有趣的是,鬼魂可以影响周围磁场,若是怨气过重的鬼魂——当然这是鬼语者们最惧怕遇到的种类,他们都必须用足够力量的磁场力将鬼魂灰飞烟灭。

女人感受到身体难以言喻地软弱,她禁不住就地坐下,“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来到了这里…”

“不如你先告诉我你的名字吧?”女人迷茫的眼神令Samantha莫名心疼,她也缓缓席地而坐。

“Shaw,Sameen Shaw。这里是你家吗?”

“对,Sameen,这里是我家。你是这个月第一个客人。”Samantha露出人畜无害地笑,这多少令Sameen有些安心,“告诉我,亲爱的Sameen,你知道自己发生了什么吗?”

Sameen无奈地摇摇头。对于未知的事情她总是这样厌倦,而现在她几乎感受不到自己无力的身体,即使平时坚强的她也感到阵阵心慌。但她总是不易表现自己的懦弱的,所以她缓了缓情绪,抬头看着眼前笑得依旧美好的少女:“你能告诉我吗?”

“Sameen,你要答应我,当你知道真相的时候不要情绪波动。”Samantha安抚的语气让Sameen感到一丝心安。

“好。”

“你是不久之前去世的魂灵,现在你被某种力量带来了我这里。而我就是帮你完成未竟之事而超度的鬼语者。”

“你脑子没问题吧?”Sameen虽然脸上冷笑一声,但确实感到周围的一切都飘飘然。或许是在做梦。

快醒过来吧。

她猛地闭眼,一睁开眼还是Samantha那张脸。

“你现在还不能接受是因为你丢失了死亡时的那段记忆,但没关系,我会帮助你找回它。”

“别瞎扯了。”

Samantha向Sameen伸出手,她纤长而白皙的手指微微张开。“来,你试试抓住我的手。”

“我为什么要这样做?”

“因为这样你会发现,你碰不到我。”

Sameen似信非信的伸出手,放上Samantha的手掌。突然,她的手穿过Samantha,重重滑落在地上。

她真的,不再属于这个世界了。


那一天Samantha不记得自己陪着Sameen在外面坐了多久。总之她无神的眼睛就这么盯着湖水,很久很久,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Samantha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时不时默默地注视着Sameen。她凌乱飘散在肩上的黑长发偶尔因为湖风吹起而轻轻拍打着脸颊。她的脸色虽然惨白,但仍遮掩不住她美丽诱人的轮廓。

有一些人,你看第一眼,你觉得她标致。
忍不住看第二眼,你觉得她恰是正当最好。
再第三眼,你会想再看她千千万万遍。
可惜。她终究不是自己能触碰的灵魂。

夏季的雨来得猝不及防,这让Samantha突然站起了身。“下雨了,我们进屋吧!”

Sameen突然伸出了手,她发现雨点从自己的身体穿过去。雨声那样嘈杂和讽刺。她想了想,还是起身跟Samantha进了屋。



屋里家具不多,但该有的都有。木门打开的时候发出吱呀的声音,Samantha笑着对身后的Sameen说,不好意思门坏了但一直不会修。Sameen也应付一般地抬头冲着她笑笑。
领着Sameen坐到皮沙发上,Samantha盘腿用单侧肩膀靠在沙发上,看着Sameen准备开始下一轮问话。
“Sameen,你记得你生前是哪里人、职业是什么吗?”
罢了反正自己也已经死了,Sameen还是回答了:“纽约人。NYPD。”想了想,再问了一句:"你能带我去纽约吗?"

“Absolutely。”

评论(5)
热度(38)
  1. 赵子坷2012黄芥味三明治 转载了此文字
  2. 木可黄芥味三明治 转载了此文字
  3. JFM黄芥味三明治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