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文笔渣关注请慎重/微博ID:黄芥味三明治

*三明治脑子有洞【。




Shaw觉得自己有种被Samantha圈养的感觉,从Samantha特地空出一间新房间,并要她待在里面开始。

就像电影情节一样,房间里床上一条纯白色礼裙静静地等待着Shaw。Shaw翻了翻白眼,开始巡视房间。房间简朴,暖色调,只有一张偌大的床。靠着墙壁的是一个显眼而突兀的木制衣柜。Shaw不禁走到衣柜前,打开衣柜门的她几乎兴奋得难以形容。

那是一排又一排不同型号的枪支武器。

"They are all for you."Samantha在背后,得意地看着Shaw满脸欣喜。"And...as a price,you need to wear that dress for me."

"It's too small for me."Shaw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

Samantha歪头笑,"That is exactly the point."

Shaw再次翻了一个白眼,当着Samantha的面就脱了上衣和裤子,似乎带着难以形容的挑衅,边脱,Shaw边挑眉看着Samantha。看她脸上突然浮现的潮红。看她突然傻眼语塞的模样。

你让我换,那我就在你面前换啊。带着倔强的Shaw想。

毕竟在Samantha眼里,Shaw那样完美的曲线,偶尔显露的肱二头肌,以及让她欲罢不能的腹肌,都像打开潘多拉的盒子那般,带着罪恶感的欲望像洪水轰轰而来。

更要命的是,Shaw把鞋子脱掉,露出光滑的脚踝。光着脚站在冷冰冰的地板上的她格外动人。

当Shaw套上那件低胸礼裙时,小一号的尺码让她的上围更加凸显。

"You happy now?"Shaw再次耸了耸肩,把手放在锁骨处画了一圈,抬头带着戏谑的表情看着还没回过神的Samantha。

Shaw依旧是一个骨子里带着致命诱惑的女人,即使她更喜欢穿着黑色背心,在枪林弹雨中玩命。眼前的Samantha毫不保留地渴望她身体的表情让她不禁开始兴奋。

"You look...good."几近失语的Samantha转身在衣柜隔层拿出一套入耳式耳机,靠近Shaw。用手指轻轻撩起Shaw的刘海后,Samantha把耳机塞到Shaw的耳朵里。无法抑制地,Samantha的手指触碰着Shaw的耳垂,一路到下巴,再到颈部,在锁骨处停住。Shaw伸手抓住Samantha的手,往前走一步抬起头,直勾勾地看着Samantha的眼睛。
那双眼睛似乎充满了欲火。

距离近得Shaw的鼻尖几乎要跟Samantha的嘴唇亲密接触。

"Dont,touch me,Ms Groves."Shaw低沉的嗓音让Samantha觉得自己的灵魂就要着火。

紧接着Shaw拉开距离,在衣柜挑了一把枪,放在她本来就戴着的大腿绳套里。

"I would be appreciated if you have a pair of high heels for me."Shaw说。

"Absolutely."


记忆了Samantha给自己的假身份后,Shaw来到了一个晚会。晚会大致是由一堆喜爱研发电脑硬件的人举办的,这是Shaw环绕了一圈之后的初次印象。总之,在这里能看到不少新闻上常见的大腕。

不过,她的任务只有窃取今晚要展示的压缩算法原理,而完整的代码被保存在密码箱里。密码箱由两个保镖拿着。因为密码箱上安装了防盗芯片和GPS,这让窃取它成为了一件极其难的事情。

拿着香槟的Shaw观察着晚会场地。

"So do you wanna tell me why you need that algorithm?"Shaw摇了摇杯里的酒,一饮而尽。

耳机里传来Samantha的声音,"Bring me that code and I will tell you."

Shaw把酒杯放在餐台上,径直往场地后方走。

总电闸。

快速地,在晚会所有人注意力都在舞台上主持人时,她走到电房。电闸门内电线胡乱的缠绕在一起。

"I'm gonna make the whole place black out."

"Back up power will be up in 10 minutes,which means that you have to move fast."

"You better pick me up in the front door in ten minutes then."

"Sure."

看着电线缠绕的方式,Shaw笑笑,掏出枪对准红色那根电线开了一枪。整个晚会被黑暗笼罩着,Shaw脱下高跟鞋,戴上Samantha提前给的红外夜视镜,快步往拿着密码箱的保镖处走。

"7 minutes."Samantha在耳机里提醒。Shaw朝左边的保镖膝盖射了一枪。紧接着右边的保镖掏出枪,试图瞄准Shaw,此时Shaw往他的膝盖开了一枪。

"6 minutes."Shaw上前夺过密码箱,绕开所有人群往门外走。

门外,Samantha抱着头盔,坐在一辆黑色的摩托上。她把另一个头盔抛给Shaw,Shaw戴上就上了车。

Samantha开的速度很快,Shaw不知觉地搂住了Samantha的腰。


"So that's it?!"Shaw不敢相信Samantha用各种不可思议的手段威胁甚至是诱惑Shaw帮她做事,最后也只是偷了一个算法。而且手法简单得几乎任何一个经过训练的保镖都能做得出来。

"We still have work to do,dont rush our precious moment,sweetie."


车停在陌生街道上,Samantha下车拿出锤子,把密码箱砸得稀巴烂,用枪射了几枪,拿出硬盘就再上了车。

她一直开车,直到在一栋看起来已经废弃了的楼房停下。

Shaw下了车,正当要开口问Samantha的时候,Samantha一把抓住了Shaw的手腕,"Follow me."

Shaw回过了神,把手抽回来,紧紧地跟着Samantha。

进门。

一排排的机器布满了大厅。

里面有一个人站着,有一个人在电脑前坐着。

站着的那个人望向Samantha和Shaw,这是Shaw看清了那个人的模样。

Shaw只感到不解和被背叛的愤怒。

"Shaw."熟悉的同样低沉的嗓音。

"Reese,you wanna tell me why you're here?"Shaw紧紧咬牙,"Or more specific,the truth?!"

评论(6)
热度(52)
  1. 赵子坷2012黄芥味三明治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