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文笔渣关注请慎重/微博ID:黄芥味三明治

楼梯间:呀嘛呀嘛呀嘛( ˙-˙ )



Samantha攥着手里的钱,在药店门外踱步。
“小姑娘,你的药和验孕棒。”中年妇女接过Samantha手中的钱,递上避孕药和验孕棒。Samantha勉强点头笑笑表示感谢对方替未成年的自己买药,左右张望确定没人再把东西揣进兜里。
为了不让爸爸们担心,Claire刚好在饭店回到了家,告诉他们Samantha今晚在外面和同学聚餐,要迟一些回来。听了这理由的Shaw皱皱眉,心里竟有一些紧张。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有些在乎Samantha,总之一有这样的想法出现,她就猛地吃一口菜。
对面的Claire似乎什么都吃不下,脸上明显挂着泪痕,手握着勺子在碟子上转啊转。Finch和Reese也不是老眼昏花,女儿突然的异常也让他们不禁纠了心。这小女儿虽然是他们领养的,可是却是他们共同从小拉扯长大的。Finch总把Claire当手中宝一样捧着爱着,无论Claire闯了什么祸(比如去年突然说要下厨差点把厨房炸了,比如听到有女生说姐姐坏话差点没把那个女生的鼻子打断),只要Claire撒个娇,Finch都会软绵绵地原谅她,但其实Reese也很爱Claire。他像是大多数家庭都会有的严父,对Claire很是严格,不过,Samantha是Finch跟前任生的,而Claire是Reese从她还是个小毛孩带到现在的大毛孩,Reese其实特别害怕Claire有个三长两短。
但吃饭时候问Claire发生了什么倒也时机不对。Reese知道,Claire脾气是很倔的,这性格随他。要是Claire不想说的心事,就算是爸爸用挖掘机挖她也不会说。要是现在问了,一定会增加Claire的心理压力。所以Reese还是当没事一样,问吃得满嘴都是油的Gen:“Gen,在学校适应吗?”
Shaw看向Gen,顺手拿纸巾给Gen擦了个嘴。接着自己把一块肉放进嘴里,嘴边也泛着油光。Finch看着这对动作神态都差不多的姐妹忍不住抿嘴笑了,拿出一张纸巾要给Shaw擦脸,Shaw避开,但没有拒绝,只是也笑着接过纸巾。
“嗯嗯!这个学校有小学生,有初中生还有高中生!我可以跟Shaw一起上学!”Gen回答。
Finch把青菜放到Reese碟里,歪头对Gen宠溺地笑:“有什么课要是跟不上的话,我会帮你的,毕竟这是你第一次上小学…”
“嗯嗯!”Gen听话地点点头。
这时候门开了,Samantha终于回到了家。Shaw转头,刚好和Samantha四目相对。她的眼里分明写着悲伤。这两姐妹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Shaw想。

吃过饭,Claire就回了房间。Samantha已经在房间里等了很久,左手掏出兜里的药,右手递上一杯水。Claire接过药吃了,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发呆。
“Claire,你什么时候觉得可以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就再告诉我吧。你知道,不管发生了什么我都在。”Samantha走过去,轻轻捋着Claire的头发。Claire看了看Smantha的眼睛,眼泪又开始不听指使地往下流。“别告诉爸爸们。”Claire认真地说。Samantha擦了擦那颗快要流到枕头上的泪,凑上前在Claire的额头留下一个吻。
接着她放下验孕棒。
一出门Reese就在门口等着Samantha。
“Samantha,如果Claire有什么事的话…我希望你能告诉我…爸爸也不傻,知道她肯定发生了什么…”Reese用温柔的语气说。
“爸,你先别担心。如果真的有什么事,我会告诉你的。”没有否定也没有肯定,Samantha只是无辜地看着Reese。Reese叹了口气,因为Samantha这个孩子从小就比同龄人要聪明得多,成熟得多,所以如果她说不用担心…唉,那还是先回去吧。

Samantha回到了房间,Shaw坐在床上百无聊赖地翻着英语课布置要看的名著。听到Samantha进门的声音,Shaw特意没有抬头,其实心里真的很想看看Samantha的表情是不是还那么哭丧着脸。
让Shaw不太高兴的是,Samantha没有主动跟她搭话。Shaw用余光观察着Samantha,看到她只是在衣柜里拿出睡裙,准备要去洗澡。
“你的书拿反了。”Samantha知道Shaw在观察自己,所以看着Shaw打破了沉默。
Shaw羞红了脸,盖上书本,“你妹妹怎么了?”
“…”
“我欠你一次人情,知道吗。”
“啊?”
“我是说,上次你…跟我一起把Gen带了回来…好吧…我…我是说,如果有需要我的地方…”长这么大还没有主动说过要帮助别人的Shaw现在觉得自己特别别扭。她也没办法理解自己为什么想要提出帮忙,只是突然想到的这个【上次她也算是“帮”过自己】的理由还是挺合理的。
Samantha没有再说话,她向Shaw走过来,看着一脸囧样的、口吃的Shaw,笑意几乎收不住。Shaw看着Samantha走近,居然紧张了起来。她坐在床上,抬头看着站在面前的Samantha那双澄澈的眼睛。她的眼里尽是温柔。
Samantha用手撑着膝盖,弯下腰,认真地看着Shaw。这时候,Samantha的鼻尖刚好和Shaw的眼睛隔着十厘米。
“我倒是有一个小小的请求。”Samantha轻声说。特意想要眨一眨单边眼睛,没想到用力地另一只眼睛也眯上了,嘴角也跟着向上抽。(即使Samantha觉得自己这个眨眼睛的动作应该很好看。)
“你说吧。”
“嗯…”Samantha撅了撅嘴,“不要太靠近Kara。”
“为什么?”
Samantha趁Shaw不注意,轻轻拍了拍Shaw的头。Shaw下意识抓住Samantha的手,Samantha顺势用拇指触摸着Shaw的手背,让Shaw抽回了手。Samantha起身就这么出了房间去浴室,留下一脸茫然的Shaw傻傻地坐在床上,感觉自己似乎吃了亏,而且完全不知道为什么就吃了亏。


夜深了,Shaw也沐浴后回了房间,看到Samantha侧身躺在床上抱着枕头不说话。穿着吊带裙的她因为侧躺着,一边肩上的吊带往下掉,Shaw竟被这一幕吸引住了眼光。赶紧摇摇头,Shaw也爬上了自己的床。
“Sameen…”
Shaw就像干了坏事一样,听到Samantha的声音打了个冷战。“………啊?”
“我饿…今晚没吃晚饭…”
“唔…你不是跟同学出去吃饭了吗?”
嘻嘻,她居然记得自己今晚不回家吃饭的借口…Samantha在心里偷笑了一秒钟。“嗯,但我什么都没吃…”Samantha确实没吃,光顾着去药店买东西了。
Shaw转身往楼下走,一会儿拿着三只苹果上了楼。“喏,洗干净了,都给你。”
嘿嘿,她居然还洗了…Samantha差点没笑出来。双手接过苹果,Samantha开始啃起来,余光看到Shaw吞了吞口水,于是递上一只苹果。
Shaw正直地摆了摆手。Samantha直接塞给了Shaw,“吃吧,我吃不完的。”
不吃白不吃,Shaw接过。路过的Finch虽然只是在Claire门外来回踱步,但看到对面房女儿和Shaw一片融洽地吃苹果(…)的情景,突然觉得要是多一个跟Samantha同龄还能和她一起相处的女儿也不错。但也就是一个想法,毕竟Shaw和Gen之后就要到别的寄养家庭了。

两个人互道晚安之后,Shaw按常例让Gen上了床,搂着她睡觉。Samantha当然是睡不着的,等到Shaw和Gen都熟睡后,她起身打开了电脑。
她在用一切办法黑了Claire的邮箱和社交账号,试图找出对Claire做出不法行为的人。
很快,一个经常出现的ID引起了她的注意。


评论(9)
热度(49)
  1. 赵子坷2012黄芥味三明治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