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文笔渣关注请慎重/微博ID:黄芥味三明治

*对不起!!最近忙疯了!!不知道你们还记不记得这篇兽化梗。。。


楼梯间:

 

德西玛公司是知名的生物技术研发公司,在国内知名度极高。政府几乎给了他们近天数的资金支持,以帮助他们研发兽化病毒的解药。

毕竟解铃还需系铃人,公司领导人Greer笑纳钱财,做表面工程一般摊开手,客气的说我在研究了,但没有成果。

心里窃喜,病毒我放的,解药也只有我有,就连随便进入关“小动物”的医院的权限我都有,大事完成在即啊。

所以一到晚上,Greer就悄悄把医院里关的兽化的人给放了。猎手们大多出去出任务,楼里巡逻的特警被健壮的兽化人簇拥着疯狂撕咬。一时间,嘶吼声,惨叫声充斥了整个医院。

Root也没有想到,她这下楼去给死缠烂打要吃三明治的Shaw买个食物的瞬间,医院就由于紧急情况封锁了。心急火燎的Root一查,果真Shaw逃了出去。

而此时正是兽化开始的时候。

管理人正在查询逃走的兽化人,不幸的是逃脱的大多数都是极其暴力的、足以袭击不少无知民众的人。由于特警不少都受了伤甚至死亡,各大机构基本处于一团乱阶段。

 

另一边的Shaw已经开始了兽化意识,横冲直撞地在医院附近人烟稀少的公园里寻找食物。

周围只有树叶摩擦声。路灯似乎经久未修,灯光微弱得整条路都变得昏暗。

饥饿感让Shaw的兽性越来越凶狠,此时眼前窜出了一个同样兽化的男人。

他身型无疑比Shaw壮硕,但在双方的眼里,各自都不过是可口的猎物。

男人嚎叫了一声,用草地摩擦着手掌跃跃欲试,将下巴扬起示意挑衅,绷紧了大腿肌肉准备一跃而起。Shaw当然不甘示弱,她同样嘶吼一声,瞪大眼睛狠狠地盯着男人。她恶狠狠地咬牙切齿,往前一扑。她盯准了男人的颈部,由于男人跃起比她更高,她突然俯下身用指甲狠狠刮过男人裸露的胸膛,男人闪躲不过,着地转换方向向Shaw俯冲,用头撞击Shaw的腰部,Shaw被撞出几米,用手掌狠狠扣着草地上的草皮以减缓速度。指甲撕裂,手指上鲜艳的血在草地上划出一道血痕。男人没有放慢速度,再次俯冲朝着Shaw的颈部跑去,张开牙齿准备撕咬。那一刻男人眼睛里的血性通红,在月光下显得格外骇人。

正当男人的脸只离Shaw几厘米远时,Shaw突然猛地用头部撞击男人的下巴,哐当一声让Shaw耳鸣得厉害,她不顾眩晕,瞄准倒下的男人颈部开始撕咬起来。血喷涌而出,Shaw感受到了巨大的满足感,嘴里的血腥味掺夹着肌肉组织的味道让她的兽性达到高潮。

"Shaw!!"听到声音的Shaw转头,Root发现Shaw满脸都是鲜血,牙齿间模糊黏连着肉块,竟有一丝难以言喻的恐惧。很快,恐惧变成担忧,Shaw的身上再次伤痕累累,这令Root不敢想象Shaw是如何跟地上倒下的男人斗争的。

Root已经准备好麻醉枪,可是眼前的Shaw居然没有袭击她。她不知道狼Shaw是认出了自己的。昨天晚上狼Shaw差点丧命,还是Root救了她。

狼不是能驯服的动物,但狼绝不会伤害对自己有救命之恩的人。

Root还是开了枪,眼前的Shaw愤怒地盯着自己,随即昏迷。Root叹了口气,上前想办法把Shaw带回家。

 

 

Root把Shaw放在沙发上。她掀开Shaw的衣服,看到腰侧淤青得厉害。摇摇头,她看向Shaw的手。由于麻醉药的作用,Shaw的手完全放松。血已经凝固,Root皱着眉看Shaw开裂的指甲,以及指尖的伤口,忍不住将手放在Shaw的手掌下,轻轻触摸着她掌心的纹路。

哎。她再次叹气。

她的头发垂下来碰到Shaw的脸,Shaw恰好清醒,嗅到Root的气味,突然警惕起来,爬起来后退几步。狼Shaw没有选择攻击,用喉咙发出低沉的声音,与Root保持距离。

Root冷静地眨了眨眼睛,一开始就没有打算过要把兽化的Shaw绑住,也许是在草地时Shaw也同样没有袭击自己吧。Root歪头想了想,从冰箱拿出三明治,放到微波炉里加热。Shaw早已饥肠辘辘,闻着香味忍不住凑上前,又跟Root保持着一定的安全距离。Root转头看到身后眼神躲闪的俯在地上的Shaw,偷偷笑了,拿出三明治放到盘子里,推到Shaw面前。

Shaw盯着Root的大眼睛,确定她不会攻击自己后,小心翼翼地凑上食物,嗅着味道。

“吃吧。”Root柔柔地声音响起,Shaw抬头发现Root眼睛里似乎有光,即使她什么都听不懂。她开始吃那块三明治,时不时观察着Root的走动。

Root蹲下来,伸出手想要取出Shaw头发里的碎叶片。Shaw由于吃得起劲只是轻轻偏了偏头,看到Root只是碰碰自己,也没有太在意了。

后来反正Shaw也没吃饱,但总算肚子里有些东西了。她慵懒地爬回沙发趴着,虽有困意却依旧盯着跟着她坐上了沙发的Root。Root盘腿坐在沙发上,同样一言不发地盯着Shaw。两个人互盯久了似乎觉得有些心累,总之Shaw是无趣地把视线换到别处了,剩下Root仍旧看着Shaw满是血迹的脸。可是虽然满是血迹,依旧迷人。

凌晨。

Root起身进了房间,因为看到Shaw实在是困倦,却又不肯入睡。她轻轻带上门,在心里再次确定了大门紧锁着窗也反锁了,她是跑不出去的,然后背靠着门坐在地板上,听门外的动静。

没有声音了,Shaw只是渐渐地睡着。

 

 

 

第二天早上,似乎所有事情都恢复了正常。Shaw在沙发上醒来,一晚上曲着腿趴着睡觉的姿势让她感觉腰酸背痛。不,腰是真的痛。她看看四周,又不是昨天的医院了。她皱了皱眉起身,努力地认清这里是什么地方。

“有人吗?”她喊。

房门打开,Root匆忙地走出来。Root也是靠在门边不知不觉睡着的,醒来觉得自己一身冰凉。“Shaw,我在。”

一时间Shaw站在原地看着睡眼朦胧的Root,不知道要用什么表情回应她。

“昨晚医院发生了点情况,你逃了出去,所以我带你回家了。”Root轻描淡写地说,靠近Shaw用手指轻轻捏着Shaw的手肘,要带她进浴室。“来,我给你清洗一下伤口。”

“我昨晚攻击人了吗?”腰部和头部隐隐传来的痛让Shaw心情变得不那么愉快。她还能清除地闻到自己身上的血腥味,用手摸了摸脸,脸上被凝固的血块弄得硬邦邦,十分不舒服。

“嗯,但这不重要。你先跟我来。”Root并不想把兽化的Shaw做的事情告诉她,或许出于保护又或许连她也不想提起。

Shaw听话地跟着Root走进浴室,Root顺手把她把衣服脱下。

“这是你第二次看到我的裸体了。”Shaw突然低下声音说。

Root笑笑,她的脸依旧通红,但可以看出她在故作镇定。用湿毛巾擦着Shaw脸上的血迹,血水顺着毛巾从Root的手指流到手臂。Shaw盯着血流动,余光看到Root的锁骨分外诱人。她才发现眼前这个女人如此美丽,光滑的肌肤让她忍不住伸手…她用手指轻轻划过Root的锁骨,手指上的血在Root的胸前留下记号。

Root用指尖抬起Shaw的下巴,犹豫了半分钟,盯着Shaw的唇。

Shaw似乎接收到了Root的信号,踮起脚尖尝试着Root嘴唇的味道。Root张开嘴迎接Shaw舌头的蠕动,却尝到了那股血腥味。Root没有避开,而是将手放在Shaw的腰部。因为有伤,Shaw疼得发出一声呻吟,Root快速松开,把手放到Shaw的臀部。Shaw接着更用力地吮吸着Root的唇。她左手勾着Root的脖子,右手抚摸着Root的胸,听着Root不间断的、用力地呼吸声。

时间一瞬间仿佛静止,耳边只有对方的呼吸声。

对于Shaw来说,疼痛的感觉都因Root的小心翼翼而消失。

对于Root来说,Shaw给予她的满足让她重新拥有了阳光。


评论(11)
热度(35)
  1. 赵子坷2012黄芥味三明治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