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文笔渣关注请慎重/微博ID:黄芥味三明治

*考试月的三明治仿佛一条咸鱼…sorry【。



Root似乎并没有因为之前的求婚失败而沮丧,总之在Shaw眼里,Root似乎跟没事发生过一样。几天前Shaw面对着诚恳的Root还是毅然起身拒绝了她,留下Root一个在餐厅里看着Shaw离开的背影。

但其实Shaw也不是有意要伤害Root的感情,只是结婚,将一生与另一个人的生命捆绑,誓言以及名分,她从来都没有想过。她偶尔会逃避感情问题,正如她从来没有想过要问问自己到底跟Root是什么关系。不过,有Root在身边总是好的。尽管这个女人总是偶尔黏人得让Shaw受不了,但她那疯疯癫癫的存在似乎已经成为了Shaw生命中的一部分,见不到或者听不见她时,总觉得空荡荡的。

第二天早上Root依旧带着黄芥味的三明治回了家,趴在床上看Shaw换衣服。之后她们都没有再提过这件事。
 


今天似乎十分清闲,Shaw带着大盆子到地铁站给Bear洗澡。盆子似乎买小了,Bear一跳进来就溅了Shaw一身水。Shaw皱了皱眉,却笑得咧开了嘴,拿着小刷子给Bear顺毛。

“Maybe someday we should have kids.”Root的声音突然响起,让半蹲着的Shaw一不留神坐到了地上。

Shaw收住了笑容,往Root的方向翻了个白眼。Root凑近,也蹲下,右手摸了摸Shaw的臀部。因为半蹲而裤子绷紧,摸起来手感还是不错的。Root暗戳戳地想。

当然,此时此刻的Shaw非常想反手就是一巴掌,她用湿漉漉的手狠狠地拍掉Root的手。然后再恶狠狠地瞪着Root。Bear这时候也来凑热闹,跳出盆子把手搭在Shaw的身上,尾巴兴奋地摇晃,再猛地抖了抖身上的水,泡沫和水珠让Shaw的背心几乎湿透。

一边的Root似乎看得很开心,帮着Shaw拿来了大毛巾给Bear擦身。

“Good boy.”Shaw揉着Bear的头,把擦过的毛巾扔到Root的头上,把脸埋在Bear的身子上暗暗地偷笑。
猝不及防被大毛巾罩住的Root也失了平衡摔到了地上,这才意识过来Shaw刚刚跟她开了玩笑。她可爱的二轴跟她开了玩笑!突然觉得眼前有些粉红泡泡的Root把毛巾扔到椅子上,起身拍拍屁股的灰尘。

“Sameen~”

Shaw也站起来把之前买的大骨头扔给Bear,嘴边还带着笑容地看着Root的眼睛。

“You kind of owe me.”Root歪着头委屈地看着Shaw。

Shaw的大脑开始快速运行思考,”Why would I owe you anything?”

“You left me alone in that restaurant the night I proposed to you.That was cold.”

似乎要被Root套路了,Shaw开始小心翼翼地想着怎么回答。

“…I already told you I didn’t want to get married.You’re the one who shouldn’t force me to say yes.”

“Let’s have a fight.If you win,I’ll never ask you to marry me.But,if I win,we shall get married and have a wedding.”

Shaw翻了翻白眼。论打架Root是绝对不可能赢她的,所以Root肯定在想什么诡计。说答应她打一架吧,万一她来阴的,那就真的要跟她结婚了。可是万一真打赢了,以后就不用再被她纠缠着要结婚了。Shaw的大脑再次思考了三秒钟,接着点点头。”Ok.”
 


紧接着她们找了个没人的仓库作为战场。仓库很大,但什么都没有,穿着硬底鞋走路时还能听到回音。

“I won’t take it easy on you.”Shaw握了握拳头。想来她似乎从来没有机会和Root打一架,之前她被Root电击过针扎过捆绑过都还没跟她算账呢。当然,或许用个五成的力气吧,她可不想再次照顾受伤过后黏人的Root。

“Don’t be nice to me just because you love me.”Root对着Shaw甜甜的一笑,惹得Shaw用力地翻了一个巨大的白眼。这下Root再次走了神,她那可爱的二轴居然没有反驳她说的”You love me”。(Root:我刚是被表白了吗哈哈哈哈哈!!!【喂,那句话明明是你自己说的好吗】)

“Come on,I’ll make it quick.”Shaw伸出食指勾了勾示意开始。对面的Root嘴角那抹微笑让Shaw有些下不去手。

好吧,其实对着那张脸她还真是挥不了拳头。想想以前的她明明能够想都不想往她脑门上砸上一拳,可是现在她竟有些犹豫了。果然Root不是什么正常人,害她都不能像以前那样做一个果断的人了!

结果Root倒是先出拳了,冲着Shaw的鼻梁方向就是大幅度地挥手,Shaw下意识地避开窜到Root的身后,用手肘捅了一下Root的腰。噢,Shaw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出这一招,可能是因为弯了弯腰之后恰好高度适当捅腰吧。于是Root一个踉跄没站稳摔了到地上,干脆就不起身了,趴在地上揉着腰,还痛苦地哼哼两声。

这下Shaw是彻底傻眼了,感觉自己没出几成力,该不会是这女人自己摔下去的时候扭到腰了吧…这万一走过去她使诈怎么办…可是Root好像真的受伤了啊…哎不管了。Shaw右脚往前踏一步,”Are you okay,Root?”,然后左脚跟右脚并拢。

“No…Awww…”带着哭腔的Root让Shaw心一紧,不会真伤到她了吧…于是Shaw右脚再往前一步。

“Did I hurt you?...”再往前一步,然后Shaw蹲下,用手撑着地板往Root的身体凑近。Root突然转了转身子,用双手抓住了Shaw的脸。”What the…”还没说完,Shaw的嘴唇就被Root用双唇狠狠地封住。

Root的舌尖疯狂地在Shaw的嘴里探测。她吮吸着Shaw的上嘴唇,手圈住她纤细的腰,借力慢慢起身。

紧接着她缓缓地曲腿直起身子,舌头却仍在Shaw的嘴里纠缠。

双手伸进背心,顺着Shaw的脖子滑到腰上,后背的汗细碎,与Root手心亲密接触。

托着Shaw的腰,她慢慢转换了角度,还未意识过来的Shaw已经在Root的身下,只是这舌头的纠缠让她暂时没来得及思考更多。

她想要更多。

Root的舌吻让她几近疯狂,她感受着Root舌头拼命地纠缠,戏弄,一丝不服输的倔强让她也以同样的吸吮回应着Root。甚至更用力地,似乎要将Root的那双唇据为己有。

Shaw已经躺在了地上。Root开始疯狂地亲吻她的颈部。她轻轻舔走Shaw的汗液,盐分和唾液的汇合原来并不怪异。张开嘴唇,Root没忍住啃咬着Shaw的皮肤,听着Shaw低沉的嘶声她不免更为兴奋。

Root该死的细长的大腿。

那双腿总是有意无意地碰撞着Shaw的下体,Shaw的肌肤,这让Shaw想要夹住她,占有她。Root今天穿的是紧身的黑裤,裤子面料和Shaw大腿摩擦时的触感让Shaw兴奋不已。

她想要起身把Root占为己有了。

可是Root那双要命的唇让她失去了起身的力气。

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
KO。

Root突然停下了舌吻,一脸自豪地看着Shaw。
"Ten seconds.It's a knockout."
"Wait...What?!No,that's cheating!!!"果然自己又被套路了。
看着气鼓鼓的Shaw,Root反而笑得更开心了,从裤子里掏出一枚戒指。(居然随身带戒指,Shaw快要被气晕了。)
"So,will you marry me,my little firecracker?"
"...That is so not fair."
"Sweetie,admit it,you could never hurt me because deep down in your heart...you care about me.So,just say yes."
"..."
"Please..."
"Okay,but you have to buy me steaks."
兴奋的Root赶紧不由分说把戒指套在了Shaw的手指上。心想着特地把戒指买小了,这下某二轴想脱也难脱…



几天后的另一边。
"Mr Reese,I think we might have a problem."
"What is it?"
"...We just received the wedding invitation cards...from Ms Shaw and Root."
"That sounds...scary."
"I know."

评论(14)
热度(106)
  1. 赵子坷2012黄芥味三明治 转载了此文字
  2. 52Hz的鲸黄芥味三明治 转载了此文字